可关闭与展开的对联广告代码 - 梨花阁
站长素材
站长素材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美文转载 Lin, Ruoxu 5个月前 (07-03) 180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1

端午节的偷渡事故

6月25日,端午假期第一天。凌晨4时,悲剧发生。
云南西双版纳州澜沧江水域发生沉船事故共致24人落水。截至目前,已经搜救到17人,失踪6人,死亡1人。
据相关媒体报道,涉事船只为非法运营的偷渡客船,船是缅甸的,但船上的都是中国人,“初步调查是缅甸船只在偷渡中国公民出境时发生事故”,因为乘船前往缅甸这种方式,严格意义上来说都算偷渡。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中央台关于此次事故的报道(来自网络)
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要选择偷渡到缅甸?
毕竟,纵观古今中外,凡是偷渡,其原始动因都是为了追求更美好的生活。
比如,在上世纪50-70年代,广东发生了四次大规模的“逃港”事件,累计约有50多万人从深圳偷渡到香港。因为那个时候,内地还没有改革开放,吃饱肚子都困难,只要逃到一河之隔的香港,就能活得不错。而现在,几乎没有人去干。
再比如,去年10月23日,英国的一辆低温货柜车中39名偷渡客全部被冻死。英国警方和当地媒体第一时间就发表消息,说偷渡客全部是中国人,因为在他们的印象中,过去二十年几起重大偷渡事件都是中国人,这些亚洲面孔也应该是中国人。然而最后却证实,这39名偷渡客全部是越南人。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英国警方正在调查39名偷渡客藏身的低温火车(来自网络)
很多网友留言:祖国已经强大,国人早已不用再偷渡到他国寻求幸福。我想,这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感受。特别是在此次疫情防控中,中国凭借强大的制度优势、体制优势,迅速控制住了局面,成为全球最为安全的国家之一。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国家正在迎来恐怖的二次爆发。
那么,为什么在祖国早已强大、国外疫情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还有人“反向”偷渡到缅甸呢?

2

偷渡缅甸的中国人

与其说是偷渡到缅甸,不如说偷渡去缅北。
二弟在上篇文章《缅北10万骗子不除,将是14亿中国人民永远的梦魇!提到,缅甸作为一个联邦制国家,对缅北地区的控制力很弱,导致缅甸北部很多地区实际管制权都掌握在地方武装手里。
而边防管理,对于每个国家来说都属于中央事权,缅北地方武装一般不太重视边境线的管理,也无暇进行管理。再加上有些地方武装为了发展当地经济,也需要大量的人员、物资和现金,有意放松,明目张胆地鼓励你过去参加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因此,靠近中国缅北一侧的边防管理基本处于“我方有边难防,对方有边不防”的状态。
也许有人会问,缅北一侧管不好,我们国家管理好不就行了?这个观点理论上成立,但实践中却根本无法达到。为什么?
因为中缅边境线实在是太长太长了,大约有1997公里,相当于从深圳沿海岸线到江苏境内。这么长的边境线,除了几条用木筏子就可以划过去的界河外,其余的全是陆地边界,不可能全部架上铁丝网实行全封闭管理。当地老百姓用“犬牙交错”来形容这个地势,也就是说即使你站在界碑或者国界处,你也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究竟属于哪里。再加上两地群众语言习惯相同,经常回到对面进行耕种,日常交往密切,有些本地人就利用对当地地形的熟悉,干些组织偷渡的“蛇头”生意。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图片来自网络
偷渡的方式很简单。从二弟潜伏在各大缅北当地黑灰产群掌握的情况看,一般都是通过摩托车或者面包车,把人从原始森林等偏僻通道,带到边境线附近,再通过船只或者摩托车接驳的方式,把人带到缅北。此次的西双版纳沉船事故,就是如此。
前几年,每次偷渡的费用在50-200元左右,波动不大。但疫情期间,这个价格已经达到5000-8000元了,因为只有偷渡回国,才可以规避入境必须隔离14天的规定。据二弟在当地的卧底讲,当前的偷渡现象还较为突出,这可能也是我们疫情防控的一个漏洞。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百度“缅甸佤邦吧”中有不少询问偷渡渠道的帖子

这是今年5月22日一名网友的发帖(图自网络)

究竟是谁会从中国偷渡到境外呢?一般来说有三类人。

第一类,是想去缅北寻欢作乐的人

“黄赌毒”这种国内法律禁止的行为,在缅北很多地区却可以很方便地享受到。
先说毒品,缅北地区以前曾是“金三角”毒品种植的腹地,虽然近年来联合国在此大力发展“替代种植”计划,地方执法机构也严厉打击吸贩毒行为,但数十年来形成的毒品种植、吸食的群众基础依然雄厚,能够较为方便购买到。
在这里,色情服务行业也较为发达。大点的会所、酒店、娱乐城,一般都会提供“大保健”服务。服务的女子一部分来自国内,当然更多的来自缅甸、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这些会所为了招徕国内的人去消费,还会以“莞式服务标准”来标榜自己,只是价格也都不菲。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某会所的服务价格表

背面的服务项目描述过于露骨

不再展示(卧底实拍)

当然,没有人会为了吸毒、嫖娼专门偷渡到这里,大部分人来到此处的目的只有一个——赌博
缅北地区的赌场,可能比村庄还要多,而且越靠近中国的地方,赌场就越密集。之前《南方周末》曾经有过一篇报道,仅仅是西双版纳州对面的掸邦第四特区小勐拉的首府孟拉,就有82家赌场。如果算上私设的黑赌场,整个缅北地区保守估计应该在1000家以上。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缅北地区无数个娱乐城正拔地而起

(卧底供图)

一个个赌场既是24小时不停歇的纵欲之城,也是庞大的吸血机器。无数个赌徒为了享受豪赌的快感,大都通过偷渡的方式来到这里,赢了就去吸毒、嫖娼,尽情享乐,然后再赌。输了就灰溜溜回去,赚够了钱再回来继续赌,穷尽一生都在为赌场做贡献。
赌场之间竞争也很激烈。有的黑赌场为了招徕生意,在国内各个区域都招募了大量的代理,打着“机票全包、免费旅游、商务合作”的旗号吸引一批批赌客先到云南,然后通过偷渡的方式带到黑赌场赌博。
结果可想而知。每个来到黑赌场的人不但钱财输光,还被逼签下大额借条,然后关到小黑屋里毒打,要求家人汇钱。有的人甚至连赌博的机会都没有,到了境外就直接被拘禁、毒打,进行敲诈勒索。在这个没有法制的地方,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只能任人宰割。2017、2018年这类犯罪严重的时候,云南警方曾动员全部出租车司机排查外地旅客,只要得知是因为免费旅游、招工来的,一律劝返。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云南瑞丽警方告示

(来自网络)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在缅北被敲诈勒索的人

敲诈者会把毒打过程发给亲友

以勒索钱财(受害人家属供图)

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毕竟还是少数,最多的就是第二类,在这里“做生意”的人

二弟曾经在上篇文章提到过,缅北的地方管治政府把“网络赌博”、“电信诈骗”等视作一种新型的产业——网络经济,并收取高额的租金、管理费用,甚至提供武装保护,来发展本地经济。因此,这个地区也成为了全中国骗子的“圣地”。只要到了这个地方,和当地管治势力搞好关系,按时缴纳租金,就可以肆无忌惮向国内发起攻击。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缅北诈骗窝点实拍
(卧底拍摄)
电诈、网赌行业发达之后,各种配套的产业链也应运而生。
有些人,专门提供四件套、八件套。通过人背肩扛,或者快递物流的方式,把银行卡、对公账户等运送到缅北。有些人,专门提供技术服务、支付通道、网络推广。有些人,瞄准了缅北没有自己独立的银行、一切依靠人民币现金结算的特点,干起了“背包客”生意,通过偷渡的方式,把一麻袋一麻袋的钱运到缅北,供当地赌场、诈骗窝点进行结算……
而这个产业链所有人,进出国内的方式基本都依靠偷渡。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背包客”身上查获的现金
(来自警方案件通报)

正是因为缅北政治形势复杂,偷渡较为容易,这里也成为了第三类人的聚集地——“亡命天涯”的人。说白了,就是在国内犯了事儿的人。

犯了事儿的人不仅过去躲藏,有些还在缅北武装势力部门担任要职。

比如,在果敢自治区就有湖北涉黑的逃犯担任“招生处处长一职。平日里身穿制服,还张罗了手底下一群都是涉黑的逃犯,在政府部门担任要职。

再比如,臭名昭著“e租宝”案实际控制人丁宁,就传言曾在佤邦花重金买了个“总司令”的头衔,还准备筹划成立东南亚联合银行。案发后,多名高管从该地区被带回。
我们从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报道中可以窥探当时偷渡之猖獗。在半年的时间里,就安排偷渡187次。

2015年5—11月期间,在原钰诚集团执行主席丁宁(另案处理)的要求下,被告人段强、胡文琦多次组织、策划、指使被告人自文武、刘戈,具体负责安排驾驶员和交通工具,先后将被告人陈培军、叶玉梅等16人,接送至孟连县勐阿口岸181次;接送至西盟县大黑山边境2次;西盟县岳宋乡边境1次;接送至勐海县打洛边境5次。

被告人陈培军、叶玉梅等16人违反出入境管理法规,在未办理出入境手续的情况下,乘坐皮筏艇或摩托车多次偷渡出入境,情节严重。

3

出走的缅甸人

寻欢作乐的人、“做生意”的人、“亡命天涯”的人,让军阀割据的缅北变得更加复杂,也更生机勃勃。
生机勃勃的一个最重要的表现,就是物价飞涨缅北当地人的月平均工资也就1000元左右,在部队服役的军人工资更低,每个月就三四百元工资加上几袋大米。但是,当地的物价在大量中国人的带动下,已经远远高过国内一线城市。
大概高多少呢,有人打过一个比方,大部分生活消费品的价格基本都是“国内水平、美元标准”,比如说吃个快餐,在国内可能10块钱,但是在那里基本要五六十块钱。高企的物价害苦了当地的老百姓,所以也滋生了另一条偷渡到中国的产业链。
缅北当地人偷渡到中国,主要做两件事。

一类是到中国的大城市打工。

很多缅北老百姓伪装成云南人,到广东、浙江、江苏等工厂企业众多的地方打工,一个月四五千块的工资,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在中国打工没有身份证不行,于是,当地又衍生出一个产业——租户口本。
这些缅北人以每年数百的价格租用云南本地村民的户口本,用来作为身份证明的条件,因为很多少数民族群众长相都差不多,他们租来户口本之后就可以以假乱真,骗过招工企业的审查。

第二类是嫁到中国,或者说被拐卖到中国。

很多缅甸当地的女性,为了追求幸福的生活,或者被人蒙骗后,会以偷渡的方式前往内地,嫁为人妻。其中,被拐卖的占据主流。
有媒体报道,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伦伯格公共卫生学院曾经发表过一篇论文,声称在2013-2017年的5年间,有7500名缅甸女性嫁到大陆,其中有65%的女性都是在非自愿情况下被卖到大陆去。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个研究报告的原文二弟一直没有找到,但是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判例中看出,缅甸的人口拐卖案还是较为严重的。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输入“缅甸”“拐卖妇女、儿童罪”发现,一共有203篇文书,大部分还都是拐卖缅甸妇女的团伙犯罪。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针对这一情况,中国公安部和缅甸内政部分别于2007年、2008年在云南瑞丽、陇川挂牌成立了中缅打击拐卖人口犯罪联络官办公室,严厉打击人口贩卖这一突出犯罪,经过最近几年的努力,已经取得了良好效果,解救并移交了一大批来自缅甸的女性。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图片来自网络)

4

写在最后

这个世界,总有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超越我们的认知。
比如,我们看不懂美国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他们的总统竟然还在组织大规模竞选演讲,而且个个都不戴口罩。比如,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不知道,与云南一线之隔的地方,竟然还存在这么一个战乱不断、鱼龙混杂的地方,待在这里的骗子,正在以当地合法的方式,疯狂诈骗着自己的同胞,有些可能就是我们的身边人。
西双版纳的端午节沉船事故,是缅北这个特殊区域在特殊生态下必然发生的事件。只要这个“双向”偷渡的产业链没有铲除,就一定还会发生各种匪夷所思的事件。
而作为普通人,我们要做的,就是从这些事件中窥探到背后的复杂背景,避免成为这个产业链上的牺牲品。比如,绝不到缅北或者周边参与赌博、绝不成为这些诈骗团伙嘴里的肥羊、绝不招募身份不明的人做员工、绝不娶拐卖来的人做新娘……

终结诈骗 原创出品

图片已标明出处

联系 合作 转载请联系:antifraud@126.com

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注:原文转载自网络,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梨花阁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西双版纳沉船事故的背后,那条隐秘的中缅“双向”偷渡产业链
喜欢 (163)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